新闻网

千里赴会


编辑:九州体育app官网下载 发布时间:2019-11-11 点击:1003

北国的秋,来得清,来得静,来得悲凉,为此一句,我不远千里来相逢北国的秋。
  北国的秋,是南国人美丽的梦境。在南方,在家乡,从未有秋天。据说,南方的夏天爱上了冬天,无奈中间隔了个秋天,于是夏天与冬天联手杀死了秋天,从此,南国无秋天。邂逅北国的秋天,是一个南国人为之向往的约会。
  当暑气渐退,天气渐凉,当日色渐短,黄昏渐长,当黄花开遍,黄花凋谢,秋风已渐起。见一叶落,而知秋之至,落叶仿佛是秋天的信使,它悄悄地变化着,由绿变黄,一丁点一丁点地变,慢得让你丝毫察觉不到。在某一天醒来,在你去跑步的时候,走在无比熟悉的路上,刹那间,那满树的金黄便惊艳了你!于是,你才开始感慨,开始感叹。对的,秋天总是悄悄的,你不知道叶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变黄,什么时候已经开始掉落,若不是那惊鸿一瞥,你不会知道秋天到来了。
  来不及享受,来不及留恋,秋风便又把叶子哗啦啦抖落,多么壮美,一边在变黄,一边在掉落,一边在燃烧,一边在赴死。仿佛是一场盛大的仪式,满眼绿树,一起变黄,一起掉落,不急不躁,而又轰轰烈烈!
  我喜欢落叶,喜欢落叶的静美。泰戈尔曾说过: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秋叶的姿态,是那么安定,那么从容。风来时,它们悄然撒开树的手,随风飘荡,缓缓掉落。待尘埃落定,它们就此安寝。
  曾有一句话:叶的离去,是风的追求,还是树的不挽留。这句话怎么看,都忽略了叶子的感受。在我看来,叶的离去,是心甘情愿,心满意足地离开。它们从树干中汲取营养,从稚嫩的幼芽到苍黄厚重的叶,它们已经很满足地过完了一生,便回到它们最初的地方,这是一种栖息,也是一种回馈。
  而生如夏花,死如秋叶,这便是人生最美的姿态。许多人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做到。虽生不如夏花绚烂,死如秋叶甚至是一种奢侈。因为这世间有贪,有恋,有执着,有悔恨,有无奈……有人说,枯黄太残忍,凋零太悲凉。相反,这恰恰是一种让人惊叹的美。记得高中生物老师跟我们解释细胞的死亡与凋亡时说:“死亡是被迫的,不愿意的,不得已的!”而凋亡,作为标准理科男的他,很难用恰当的词来传达他的理解,“凋亡就是细胞到了该死的时候就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的过程。”我们一阵哄笑,该死的时候,这话说得太不合适了,随即他又补充:“凋亡是一种很美的景色,大家可以想像一下,缤纷绚烂的落花,满地黄叶,这都是凋亡。”是的,凋亡,是很美的。曹文轩曾说过:一个不会衰老的奶奶是个可怕的奶奶。正如此,落叶也不凄凉。生命的循环永远是蓬勃的,衰死必伴随着新生,绝望与希望并存。
  北国的秋,不负期望的赴会,不虚此行。作者:覃清波

  分享:

相关新闻
 
网络新闻投稿邮箱: netnews@sdust.edu.cn
九州体育app 版权所有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